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Hold Me 拥我入怀(1)

Hold Me

拥我入怀

by:sugarplumsenpai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58756


Summary:

艾伦的拥抱是在归家后迎接他的那杯上好的焙茶,更是萧肃冬日里跃动着火光的温暖壁炉。


###

拥抱事件始于他们一起经历的首次胜利远征。

第一个历史性的拥抱,说起来跟“抱”字毫不相关。那仅仅是在利威尔肩上的一点轻触,他的手握住对方的手臂,在松开之前尽可能多的停了一会。

那一夜他在马厩,衣服上叠加的汗渍与尘土和血迹混合,结成干巴巴的泥块。刀具像是围在腰间的铅块,引诱着他体力枯竭的身体下坠,弯膝躺倒在他的坐骑旁,那里的世界安静而和缓。这个棚子里没有无尽的征战,他也不再是被镀金的英雄——所谓的“人类最强”。他只是陪伴着自己小马驹的普通人——那个负责为她添食,揉弄她耳朵的人;那个精疲力尽,试图从她身上汲取温暖和慰藉的人。

那晚他辗转难眠,不管怎样尝试或是变换睡姿都无济于事。利威尔早就清楚,自己合上眼睑只是为了感受静脉中奔流不息的焦虑,头脑里永远充斥着没完没了的烦躁。他通常会洗一个漫长的热水澡,为自己泡好茶,然后开始浏览文书,听着钟表的滴答声直到天光发白。

“我们做到了,我的女孩,”他自言自语着,从口袋里拿出糖块举到对方凑近的、喷着热气的鼻前,并在对方咀嚼时将前额贴上她修长的脖颈,“你做得很好。”她熟悉的生命力像是隔绝恐惧的屏障,平静的哧气声则如同一根牵引他远离战场的长线。

至少这次,他们全都活着回来了。

身后响起了渐进的脚步声。他的直觉告诉身体来者是个朋友。那个朋友,密友,伙伴,知己。他的精神防护不起作用,利威尔任其沦陷,他没有转身。

“利威尔?”艾伦出声道,他的声音如此的缺乏活力,利威尔甚至不用看就能知道对方眼下仿佛渗入肌肤的深色痕迹。他拖着沉重的靴子又迈进一步,之后便是那个轻触。

艾伦贴近利威尔肩膀的手掌是温热的,修长的手指包裹住他酸痛的肌肉,既坚实又小心地紧了紧,以一个动作代替了无数不必要的字眼。利威尔点点头,感受一层冰霜自对方触碰的位置蔓延至脊柱,缓缓冻结了他的全身。

在这件事过去后,利威尔认为自己当时肯定是累过头了,否则他绝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他不记得说过什么,转身望进艾伦的眼睛,他甚至不记得自己真的有动过。利威尔能想起的全部就是下一刻二人之间的距离突然消失了,他被拉入一个怀抱,安心的气息软化了他遍布全身的警惕。

“利威尔,”只此一声呼唤。

而他太累了,甚至没想到要去抵抗。利威尔双手环住对方宽厚的脊背,指甲扣进他肮脏外套的僵硬布料中。他陷在艾伦舒适的胸口,没精力去关心二人的装置被挤得变形,皮带尴尬地勒紧他的骨头;也不在意阻在身体前空空如也的刀具箱,或是被他人看到他这般模样的可能。这般无力而脆弱的样子。他屈服在颈背处来回抚摸的温柔手指之下,怀抱他的强壮身躯则更令人无法抗拒。

假如让他来形容一下此刻的感受,这就像是在归家后迎接他的那杯上好的焙茶,更是萧肃冬日里跃动着火光的温暖壁炉。若不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这种想法早该惊得他怀疑人生。保持着这个姿势,利威尔允许自己在这已失去意义的时光中静静呼吸。

二人结束这个拥抱后,艾伦看着他皱起眉头,嘴唇担心地抿紧,仔细地观察着利威尔的脸色。

“你需要晚餐和睡眠,”盯着对方脸颊上的细线,利威尔抢在艾伦开口前说了共同台词。那痕迹如今像是新割的伤口,鼓胀着,呈现出一种愤怒的鲜红。

艾伦对此建议报以一个颤抖的笑容,“以及一个热水澡。”

利威尔的小马也赞同般地冲着他的耳朵喷出一团热气。利威尔感激般地抬手梳理她伸过来的脖颈。“我们都需要。”

“我一会再过来。”艾伦主动提议。

“可以,”利威尔回答道,他的手仍旧抚摸着马驹的鬃毛,目送艾伦离去。

在太阳窥入地平线,向天空与地面播撒日光时,艾伦再次出现在利威尔的营房门口。他的头发还没干,在耳边和后颈处弯成湿漉漉的小卷,也就这样敲门进屋了。此刻他脸颊上的巨人纹路淡得只剩下粉色的痕迹,如同伤口上新生的肌肤般伸展着。

艾伦将一个凹凸不平的小锡罐摆在桌子中央,面对着利威尔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在利威尔为他倒茶时伸手去够一打文件。“谢谢。”

“奶酥饼干?”利威尔打开锡罐观察后问道。

“啊是的。是我第二次去仲夏集市时捎回来的,它们上次尝起来还不错。要是早知道我们今天都能活着回来,我还会再带点巧克力。”

利威尔哼了一声,沉浸在饼干天堂般的口感中,他感受到艾伦试图掩藏的微笑。轻轻推了一下罐子,长官发出无声的命令,而艾伦愉悦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拿了一块后又将它推回了桌子中央。

只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艾伦将余下的饼干放到他的茶碟上,舔干净粘在手指上的黄油味碎屑后拔开笔帽。利威尔递给他一瓶墨水。

他们近乎静默地工作着,潦草地填写着文书,呼吸趋近同步。艾伦在进屋之前脱掉了靴子,时不时他套着袜子的双脚会无规律地敲击地板——对此利威尔了如指掌。如果他过会儿留下来下棋——今天,当然,这毫无疑问——艾伦会更深地依偎进沙发中,一只脚踩在坐垫上,在每次出棋之前专注地咬紧下唇。

当艾伦合上笔帽时,夜晚已将房间浸得很暗了。他没精打采地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整整十一页。有时我会思考,那些顶头的官员一定是用这些作战报告来代替厕纸的。”

利威尔就着他的茶杯哼气,喝干了茶水后将其放回桌上,之后发表了他的个人见解,“我怎么一点也不吃惊。”

艾伦咧嘴笑了,从自己的茶碟里捡了块饼干塞进嘴里。“最后一块是您的了。我能再来点茶吗?”

“我又加了些西番莲,”利威尔边填充墨水边回答道。他自己的失眠问题是无药可治了,但愿这种有镇定功效的草药能帮助艾伦在今晚睡个好觉。

点点头,对方起身安静地溜进了利威尔的厨房。

将墨水瓶的盖子拧好,利威尔静静倾听回荡在房间里那熟悉的声音。他甚至记不起艾伦第一次在他这过夜是什么时候了。就像无数其他的规矩一般,利威尔也将自己的底线定得很硬。造成如今情景的不仅仅是因为抵抗无效,更多则是艾伦想方设法让这看起来是个既有益无害,又合情合理的金点子。比如说远征过后的共享甜品(“我挺喜欢这些的。您也尝尝吧。”)又或是那个拥抱。利威尔还能感受到对方瘦长的手臂怀抱着自己;它们比之前的热水澡或是红茶更能温暖他冰冷疲惫的四肢。

利威尔拨弄着壁炉的木柴,眼角瞥过艾伦的背影,他想知道自己能否再次体会到此刻的这种宁静。

TBC..


主线是拥抱的小甜文,岁月静好的感觉...

作者有一打类似甜掉牙的文章...而且她超可爱 _(:3 」∠)_

评论(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