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关于种子……

 自从出现了“种子”这个设定我就一直想吐槽…第一次发东西也不知道格式,大家看着玩,也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关于种子

杨枭:(腼腆笑)虽然很想要但是强求不来啊,吴主任看不上我……蓉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没有种子!…疼……

杨军:(沉思片刻)我有主人。

吴仁荻:(刻薄)种子我倒是有过一个多余的,不过种的时候瞎了眼,没看清是块盐碱地……现在那茄子长势缓慢,我不知得等到何时才能吃上一锅地三鲜……有人抢?关我什么事。

沈辣:(挠头)吴主任说啥就是啥把…其实我还挺自感良好的,要是广仁向北啥的能不老算计我就更好了……他们也该体谅一下,我种个菜容易么我?

孙德胜:(下意识)麻利儿的开我电脑F盘自己找去,还下什么种子……不是我说,你框我玩呢吧?小样儿等着我儿子啃不死你的…

雨果:(自带圣光)在圣父的注视下,你怎么能问这样有违教规的问题…种子是指他们白头发身上那种么?…不是?兄弟,就你瞅咱俩这交情,一会给我打个包!

熊万毅:种子?我老熊可没下过。

萧和尚:(远目)想和尚我年轻的时候,还没有这种东西…哎只恨我生君未生啊……

火山:(火气上头)这问题问的,我看你也是活够了!大方师…

广仁:(笑着顺毛)以前有个机会因为某些原因让吴勉抢先了,第二次又是没有缘分得到……现在?不急,有的是时间等他长大,到时候再谈……也是急不起来啊……

向北:(冷哼)吴仁荻把种子给沈辣算他瞎了眼,你让那小子等着,我迟早有一天把他抢过来…把种子抢过来,守不守得住全看他本事。

上善:这玩意养魂挺暖和的……我记得你以前提过一个什么泽玛利亚,记得给佛爷我来两打。

蒙棋棋:哼,这么污秽的问题我才不回答。

邵一一:(茫然)什么种子?吴大哥,他们问我种子什么意思…哎?吴大哥你脸色那么差要去哪里呀?

黄然:(笑)下馆子么?

看原著的时候一直心疼黄然啊…辛辛苦苦打拼的事业让高胖一群人毁了不说,身边一帮熊孩子还成天拿钱不当钱的……

就写了几个有感觉的小段子,如果以后还有灵感再补吧。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