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The Art Of Wooing 求爱妙术(上)

The Art Of Wooing 求爱妙术

by:murakamism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10346


Summary:

于是利威尔现在可能拥有了一套岩石收藏品,但你该知道,这完全合乎情理。

原因之一,它们都是艾伦送的。巨人形态的艾伦,因为由于某些原因这男孩还没有以人类形态送过他东西。不过利威尔不在乎这些。或许这是巨人们的某种本能——通过赠送漂亮的石块来传达它们的感情。但不论这意味着什么,韩吉都会为这新出炉的理论欣喜若狂的。



春天悄无声息地到了。

利威尔仰躺在一片洁净干燥的土地上,下垂的眼睑饱含倦意地轻颤着。今天本应是训练巨人艾伦的日子,但他们早早就完事收工,甚至连利威尔都承认在这样的好天气,不舒舒服服地在这宁静的天空下虚度时光都是在浪费生命。

此刻他在脑中滚动播放着精心编排过的士兵作息表常识,并通过这种方式放松身心。再也没有需要扫除的房间,没有未完成的清扫任务,没有需要深入研究的战术计划。这里有的只是轻柔吹拂着的春风和沉重稳健的巨大脚步声—

他猛然睁开双眼。

利威尔抬起头,目光扫到还保持着巨人形态的艾伦。艾伦的头歪向一侧——不得不说正如韩吉所指,着实像条小狗崽——双眼对上他的视线。

利威尔挑起一边的眉毛。

巨人在他身边盘腿坐下了。他用两根巨大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捡起了什么——具体是什么利威尔看不太清——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让它掉落在利威尔脑袋旁边的那片草地上。

士兵长坐了起来。艾伦依旧注视着他,耳朵饱含期待地颤动着。利威尔一言不发的低头看去。

是块石头。

又或者说,是块漂亮的石头,大概有利威尔手掌那么大。他拾起石头,对准阳光仔细审视了一番。它手感光滑且颇受自然雕琢,表面的一层似碳一般的漆黑,然而在阳光照射下却闪耀着浅蓝色的微光。

利威尔转过头看向艾伦。巨人专注地凝视着他,整张脸靠得比之前近了许多。他前倾着上半身,从喉咙后方发出嘶嘶的细碎声音。

“谢谢你,艾伦,”利威尔最终说道。他低头望着那块石头,手掌轻轻将其包起,“这还不赖。”

艾伦心满意足地咕噜着,眼睛眯成两道弯月。

这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他觉得巨人的笑容也能给人可爱的印象,利威尔默默思索着。噢,玛利亚之壁啊。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

第二次发生在大约一周之后。那时他们正在耐力训练中忙里偷闲。艾伦以巨人形态四处游荡,在临近森林的树木间走来走去。利威尔与韩吉并肩而坐,身侧的科学家正在翻看她的笔记本并神神道道地自言自语着,他的思绪渐渐飘远。

快结束时艾伦再一次靠了过来。他俯身跪在两位长官面前,牙齿不断开合,发出兴奋至极的咔咔声。

“怎么了,艾伦?”韩吉立刻跳了起来,关心道。“你觉得自己到临界点了?不能脱离巨人形态了吗?”

艾伦摇头晃脑地呜呜叫着。他的眼睛转而看向利威尔,利威尔回瞪过去。

巨人一点点展开手掌。一块石头顺着手指从宽大的掌心滚落下来,最终停在利威尔脚尖前的空地上。

韩吉小步凑到跟前,端详着那块石头。利威尔弯腰拾起了它。

这是颗小石头,比他之前收到的那块小得多。看起来和普通石块没什么两样——粗糙,暗淡而沉重——但利威尔越看越觉得这石头的形状有些特殊。

最开始他好奇自己究竟该从这块石头上看出什么。接着一段回忆涌上心头:艾伦的后背沾满了草屑,翠绿的眼睛闪着光芒,他伸手指向天空,叫着形状和动物的名字;他手指追随着云朵移动的轨迹,语调轻柔地催促利威尔尝试——

这颗石头隐约勾勒出心形的轮廓。

利威尔唇角牵起不可见的弧度。

韩吉恍然大悟地“哦”道。

“哎呀,多浪漫啊!这真是太可爱了,艾伦,你在哪找到它的?你距离地面那么远又是怎么看见这小石头的?你巨人形态下的视力一定棒极了!”

韩吉又开始了浮夸的慨叹,但利威尔没怎么认真听。艾伦巨大的眼睛瞪得溜圆,但他发出的细软鼻音让利威尔不得不极力抑制心头涌上的一股暖流。

艾伦送给他一块石头,他送给利威尔一块心形的石头。艾伦在看到这块心形石的那刻想起的人是利威尔。

这次士兵长没做出任何表示,但艾伦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而这对两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千真万确。

——————————————————

于是利威尔现在可能拥有了一套岩石收藏品,但你该知道,这完全合乎情理。

原因之一,它们都是艾伦送的。巨人形态的艾伦,因为由于某些原因这男孩还没有以人类形态送过他东西。不过利威尔不在乎这些。或许这是巨人们的某种本能——通过赠送漂亮的石块来传达它们的感情。但不论这意味着什么,韩吉都会为这新出炉的理论欣喜若狂的。

它们堆满了他空旷的卧房和整洁的办公室。这些石头有大有小,有的光滑有的粗糙,有些熠熠生辉有些其貌不扬。但它们毫不乏味,因为之中的每一颗都经过了一番精心挑选。万幸的是,石头们都很干净,没沾过灰尘和泥巴,更没有污渍。对此利威尔也十分满意。

而在此刻这个无声又无趣的时间点——利威尔舒展双臂顺着窗子望了出去,因为他十分想一把火烧了这堆文书,想要把随便什么东西切得稀烂,而不是呆呆地静坐在这里——而在某些时刻他会被某些石头吸引,心下顿时泛起起温柔的滋味。

见鬼,他甚至无法认为这些事很蠢。

利威尔低吟一声将脸埋入手掌。

他是个心智健全的成年人。但艾伦真太他妈惹人喜欢了。是谁给的权利让他能这么可爱?

“利威尔士兵长,长官?”

敲门声连同随之而来的询问将他从想象中强行拽回。利威尔清清嗓子,又端正地坐回到椅子上。他调整到平日面无表情的样子。

“进来,”他回道,语气平淡,又将手肘架在桌上。但愿他很快完事。如果这个新兵从埃尔文那带来更多的文书,他今晚就去把那男人该死的眉毛剃个干净。

一个士兵战战兢兢地挪进门里。他关上背后的门,在利威尔示意他速战速决的瞪视下咽了咽口水。

“埃尔文团长正在询问您,是否看完了那些文件,长官。”该士兵上来就行了一礼。利威尔闻言叹息。

“放轻松,士兵。”利威尔点点其中一份文件,“告诉他我还没完事,还有如果他给我追加另外一摞,我会把这堆废纸一张一张塞进他屁股里。”

可怜的士兵眼皮眨得飞快,微微有些合不上嘴。

“呃-嗯,是的长官...”

利威尔几乎有些同情他,但只有一点点。士兵长深长地叹气,眉毛蹙成一团。在暗中观察的士兵瞬间把腰板挺得更直了。

好吧,这个表情不对,利威尔。

“告诉他没有,我还没看完,”他改口道,这次语气听起来没那么致命了。士兵点点头。

利威尔对他敷衍的颔首。然后转移了视线,他觉得这新兵能意识到他在下逐客令。但当他再抬眼时,这家伙还站在原地盯着他,一动不动。换句话说,他在看摆在士兵长办公桌上的一小片石头。它大致是个三角形,表面布满深蓝与青灰掺杂的斑纹——艾伦曾暗示过这令他想起了利威尔的眼睛,不过拿来做镇纸也是极好的。

“您是个地质学家吗,长官?”新兵蛋子不过脑子地问道,在利威尔准备蛮横询问他还有什么问题之前占得先机。闻言利威尔舒展眉头,转而挑起一侧的眉毛,换上一副困惑的表情。

“一个什么?”

士兵猛然转过脸。“就是,研究石头的专家!这是因为我们注意到您的办公室里总摆着各种漂亮的石头——”

听到他讲“漂亮的石头”那刻,利威尔心中升起一丝骄傲,但他也不愿意听这人没完没了地对艾伦送的礼物说个不停。

“我不是。”利威尔干巴巴的回答将士兵当场冻住。

“哦。我为自己无理的猜测道歉,长官。”

“这回你说完了吗?”

“是的,长官,”士兵吓得音调都变尖了,以最快的速度逃出房间。

垂下脑袋,利威尔又眉头紧皱地浏览起了新的文书。为了印这些浪费了多少厕所纸啊。

Tbc...


据作者太太讲送石头给心仪对象是企鹅们做的事owo

让我想起白熊咖啡厅里的企鹅先生和企鹅子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hhh

一直觉得巨人化艾伦可挖掘的萌点很多,这里简直就是巨大化的小狗崽,深得我心


评论(8)

热度(133)

  1. 苜刎无所云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