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二章(3)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见(1)(2)(3)(4)(5)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180910



这一定就是飞翔的感觉吧。

空气因充斥着喘息与叫喊声而愈发粘稠,马匹的嘶鸣与队伍隆隆的行进声混合着车轮滚动发出的格格声响融合在未铺石砖的土地上——而在这一切之下,在这一切之中,那闪电般流经利威尔全身骨骼的颤抖,品味着有些他无法再叫出名字的东西。

他早已忘却。

又或者他从未得知过。因为其中的部分令他感到熟悉——那灌进耳廓和略过肌肤凌乱的劲风,祖母翠色的闪烁以及被从新缝连的羽翼的拍打声——但其中有些东西是他前所未见的。利威尔记不得自己上次看见如此富有生机的色彩是什么时候。这与照耀墙内土地的太阳是同一个吗?这里的世界看起来格外明亮,拥有足够的火光,足以点燃他内心深处的某些物质。

他唇角勾起的微笑同这光芒一起闪烁着。当他捕捉到艾伦眼中的疑惑时,那笑容扩散开来。

“没什么。”他解释道。

但这就是他全部的期待。

这是艾伦唇畔逐渐绽放出的诱人弧度,是贯穿他身体每个角落每个沟壑的兴奋。这是他沐浴在阳光下柔和的肤色;他轻喝一声如离弦之箭般向前冲去,灵巧而无瑕的手松开缰绳,转而握住川流在身侧的风;浮动在行进部队上空的笑声浩荡地前进着,与之相反的,不再是士兵,而是飞鸟飞到了冬日无法触及的温暖家园。

这是艾伦想方设法让利威尔在留在这片土地的方法,同时也是让他向着更高远的世界探寻的光芒。

“你飞翔的样子不知多美,利威尔。”

背负着艾伦的翅膀,他怎会不耀眼?

 ——————————————————

艾伦入睡后,利威尔对对方有了新的认识。

清醒的艾伦非同凡响,他伟岸的影子伸展得更长了,话语中文字的重量比任何权威人士更加掷地有声。清醒的艾伦是黑夜中的灯塔,他持久地燃烧着,驱散方圆数里的黑暗。

但当艾伦睡着后,他仅占据铺盖边缘,身体朝内微微蜷缩着,手肘叠在身侧,一只手抵在颌下,双肩微耸的同时眉头紧皱。在利威尔夜灯的微光中,这场景看起来如同艾伦在梦中以自身填补某处开裂的缺口,期盼在清晨能愈合这狭长的裂痕。

艾伦的工具——以及利威尔的义肢——安静地躺在昨晚艾伦放置它们的地方。他已经养成了每周完善这条义肢,或打磨义肢内部,削掉几层木头,或是在有必要的地方垫上软垫的习惯。第二条用于替换的义肢在无数夜晚篝火的照耀下开始初具雏形。他曾透露过,自己与爱尔敏有些关于制作可活动踝关节的想法。

得知这点后利威尔弯了弯嘴角。

今晚,一片新的大理石纹路的片状木料由于夜晚的匆忙赶工,再次被遗留在艾伦的枕头上。

“…这是一颗结黑色果实树种的木材。爱尔敏带给我的。”

“你想用它做点什么?”

“我……我还没想好。”

他耳尖上的红晕却给出不同的答案,但利威尔没再追问下去。这回忆仍令他莞尔,而这笑容一直持续到他轻柔地松开与艾伦紧握的手指,穿上长裤,瑟缩一瞬后束好皮带,起身走向值夜的地点。

 ——————————————————

在战争结束之前,当黑夜无比漫长而空气凝重如固态时,利威尔一直坚持站夜岗。

让那些新兵能睡多少是多少,他曾说过。不管怎么说,那时他都是醒着的。这对他来讲从不是个问题。

说真的,他只想一人独处。之后直直地望进黑暗中,使其不敢与他对望。

然而,利威尔思索着,漫长的冬季或许已经成为历史的一隅。自他上一次值夜已经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

然而仅在这坚硬的土地上睡了一夜后……他又站在这了。

如今的夜晚无比静谧,微风清凉,星子看上去一如既往的明亮遥远而亘古不变。就算位置有所微调,它们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能再次找到这些光点,使他感到一丝慰藉。他在墙内可看不到这么多星星。

“我能加入您么,士兵长?”

利威尔轻笑出声,察觉三笠向他走来后将视线从夜空中收回。“这应该是我问你的吧?”毕竟严格意义上,现在轮到她守夜;他个人已经数月没被安排值岗任务了。

他不吃惊自己没听到对方接近的脚步,但意外地发现她选择在他身侧坐下。

“我们好多人都不认为您会回来。”

利威尔深呼吸,缓缓闭上眼睛。火把晃动的光影在视网膜上浮动不止,遮住那些类似星子的光点。“你还真是开门见山,不是吗?”

在他身侧,三笠耸了耸肩膀。无言的沉寂在二人周围蔓延开来。

“…我也不认为自己能回来。”利威尔低声说道,任由模糊的阴影吞没真相。

三笠不自在地调整了下。“但现在您回来了,您应该…”

“别说了。”

他感觉到对方畏缩了一下,不再言语。利威尔叹气。

“特别小组现在由你率领,”利威尔喃喃自语,同时以严肃的目光审视着三笠。岁月同样改变了她,同艾伦一样,即使火把接近熄灭,利威尔也能看到她肩负的重担以及对方表现出来的卓越能力,而对方在他的注视下正担心着自己颈间那条年代久远的红围巾。

“你能比我更好地保护他们。”

他的辩词加深了她唇角的阴影。她的眉头渐渐聚拢。

“我不知道你可曾听说—”他开口了。

“艾伦告诉我了。”

“那你就该明白我不能胜任这个任务。但你能。这是你应得的。”

他没去看自己的话是否击中对方要害;不管怎么说,揣摩语言从不是他的长项。过去总有人替他填补尴尬的沉默——但今晚他只能靠自己了。

“当我离开调查兵团时,我有很多遗憾,”利威尔继续说道,他并不是说给身侧那个少女,而是对着夜风,对着枫树和天上的星辰讲着。或许他们能替他传达想表达的意思。

“但让你继任我的位置……并不在其中。”

他在这里停顿住。

“谢谢您。”

利威尔不耐烦地哼气,挥了两下手,接着他花了些时间来起身。“不用感谢我,”他回答,向着自己帐篷的方向走去。“都是你自己办到的。”

她也许有话想说,但篝火突然的噼啪声让她将那些含在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利威尔。”

被喊住名字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当他转身回望时发现三笠正凝视着他,她的脸庞在跳动的火光与黑暗中交替显现。

“你会保护好他的,对吗?”

她的视线那样温柔。语气几乎是在祈祷。

利威尔定住了。他整个人转过来正对三笠。直视着身前的士兵,背对身后无边的黑暗,他啪地行了一礼,笔直而坚定地伫立着,右拳重重敲在心脏的位置。

“以我的生命起誓。”

Tbc...


不好意思没有翻完……

但我憋不住一!定!要!分享这只利威尔!这个敬礼苏死我了翻到这里原地旋转升空式炸裂啊!他怎么那么帅!

然而翻译出来怎么一点也不燃QvQ这里的利利真的man炸了推荐看原文

艾伦厨联盟主席三笠,搞定√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