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二章(2)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见(1)(2)(3)(4)

原文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583283



三周的时间。

他们只剩下三周——他感受时间从指缝流逝,如同站在薄冰之上目睹无数裂纹从脚底渐渐向外蔓延扩散着。

对利威尔来说,他的生活在一片模糊的疲惫与汗水中揭过,每个黎明都充斥着无休止的反复演练。他练习行走——长达数小时——而当他停下脚步,就翻上马背骑行直到马蹄铁的嘈杂声的震得他浑身骨骼咔咔作响。此外,利威尔练习最多的——远超上述任何一种——是飞翔,他将自己再度抛向天空,遍布身体的伤痕昭示着他训练强度的残酷。

脆弱是一种奢侈品,而利威尔担负不起。

“您做得越来越好了,”艾伦气喘吁吁地称赞着,二人就这样一起躺倒在巨松的树荫下。

午餐在他们暂停休憩的片刻已经默默备好了。

“这还不够。”

“省省吧。您一直在进步,这是事实,”艾伦贴近利威尔的手背嘟囔着,唇畔覆住肌肤上细长的疤痕。在那他尝到咸味,泥土的气息,还有淡淡的面粉香气。“我为您感到骄傲。”

利威尔哼哼两声以作回应,头部向后仰,双眸在灼眼日光的照射下渐渐阖起,“这感觉就像你在为那些年的艰苦训练而向我复仇。我过去对你这么恶劣吗?”

艾伦无声的轻笑拂过利威尔的肌肤,他轻颤了一下。“远远不止。您可比这糟太多了。”

利威尔不置可否地点头附和。“很好。我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如果我曾这样仁慈的话。”

“您说得没错,我手段的确过于温和了,”艾伦窃笑道。“到此为止,现在给我个二十秒的吻。”

“哦?”利威尔闻言扬起半边眉毛,微笑迅速掠过他的嘴角。“那么,你又想我这二十秒,落在哪里?”

艾伦有种能让接吻时间趋于无尽的魔力,仿佛流淌在二人唇畔间的一分一秒都以某种方式被重置。跳跃在利威尔指尖之下的火焰似乎受某种未名物质加持,将永久地燃烧下去。

随着年岁的增长,利威尔仅在这一个方面变得不比从前。

艾伦总有办法让他缺氧。

 ——————————————————

远征定于中午启程,士兵们在太阳升起不久就集合完毕,但是直到黎明时刻,韩吉仍没有现身。

寂静贪婪地啃噬着他们思考的空隙,如附骨之疽般纠缠不清,发出嘶嘶的细响。壁炉的火焰在他们对地图进行第一千次研究时没精神地跳了跳,他们追溯以往的经历,滔滔不绝的进行汇报总结,仔细寻找那个最终能让他们安下心的细节。

他们研究了整个通宵。

数月以来的每一个通宵。

埃尔文对此次行动是肯定的。他似乎一直如此肯定。但当他们被墨水染黑的手指描画着那逐渐延伸,直至消失的线条时,韩吉想知道埃尔文是否也存在这样的疑虑。

……一如既往的,他们甩不掉那种仿佛缺了些什么的空虚。

“佐耶分队长。”

韩吉猛地一惊,碰掉了几张草图。

“艾伦?”她的视线从年轻人一片迷茫空白的脸移到他执信的手上,又聚焦于映满即将挣脱地平线束缚晨光的窗格。

“什么风把你刮到这来了?你应该还在床上睡觉才对。”

“我有话想要对您讲,分队长。”

疲惫地叹了口气,韩吉蹲下身子一张张地捡拾起地上的文件。“现在可不是个好时候,艾伦。”纸张上的文字交织成模糊的一团,她努力对焦双眼去辨识,文字却渐渐剥离纸片,再清晰不起来。累过头了啊……“能等以后再说吗?”

艾伦别过脸,手掌焦虑不安地在后颈处来回抚弄,有些不知所措。“这个…”

“如果你想的话,那大可让他等上该死的一整天。”

韩吉心跳漏了一拍。

“这小鬼倒是有了些存于表面的耐性,虽然我不知从何时起并是通过什么方式。但显然不是在我的监护下养成的。”

文件从因震惊而僵住的手指间挣脱,伴随着靴底踏过冷硬地板的脆响声由远及近,一张张轻柔地飘落在地。

那永远没精神的双眼,洁白的领巾,还有那嫌恶的表情。韩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们的呼吸卡在喉头,渐渐变得短而急促。

“你一点也没变,这我看出来了,”利威尔咕哝着,对她的失态表现出明显的鄙视。“就不能把你那些疯癫留着在实验室自己享受?这倒霉地方可正等着—”

他的抱怨消失在二人胡乱相拥的臂膀间。

“我以为你迈不过那道坎,”韩吉咯咯笑着,笑得带动两人的肩膀一起打颤,而利威尔正忙于挣脱——虽然动作远没有以往那般剧烈。

“您应该瞧瞧当我提起这件事时他是什么表情,”艾伦轻笑道,“差点泼了他的茶。”

韩吉别有深意地冲艾伦使了个眼色。“艾伦,此刻公共休息室八成是空着的——去打个盹吧,等我们走时再叫你。”

回应她的是对方短促坚定的敬礼声。

“我记得你不让人探视来着,”韩吉道,在艾伦回荡在走廊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中再次弯腰拾起地上的文件。

利威尔缓缓巡视着房间,感觉他所走的每一步都带起无数扬尘。亡者的灵魂与书架上的尘土混淆在一起,有书脊的典籍完好无损,它们在能照亮房间以外更远的空间的火光下忽明忽暗。他能感受到它们的抚摸——它们正徘徊在这里。

“他也不例外,”利威尔忍不住发起牢骚。他用手指抹过落满灰尘的书架,脸上浮现难以掩饰的不耐。

“但他从不把拒绝当回事。这点我也早该想到。”

韩吉小声嘀咕着深有同感。艾伦特有的固执……韩吉曾经怀疑他们还是否能在某天看到艾伦否认自己的梦想,并甘愿要求留守在他人身后。

现在,他们觉得这想法有些靠谱了。

“韩吉,我……”

韩吉低头钻研文件,再次把关注点转移到文字上,“丢了条腿?”

利威尔的目光凝住了——不像韩吉曾忧虑的那样,他灰青色的眼眸中锐利不减;他凝视中蕴含的那份重量是他们所梦寐以求太久的——但他们现在无法直视那眼神。“这件事,没错,但是……”

话音一顿。深呼吸,他呼出埋藏着的疲惫,吸入徘徊着亡灵的空气。

“韩吉,我很抱歉。”

那一刻,她眼前的字体忽然变得模糊不清。

“我从不应该……是我抛下了你。但我不应这样做。你本应该跟从埃尔文,我应是在你身侧,但与之相反我……”

那些话语似乎卡在胸口与喉咙之间,失去了生机,它们留下的遗骸使他感到窒息。

“我还知道,以我现在的情况,像以往那样出征是不可能的,你用职权限制我留在后方情有可原——我能理解——我只是…”

我只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不是你,更不是他。

落在他肩膀上的手掌出乎意料地轻柔。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利威尔。”

二人的嗓音都变得低沉。

“我很高兴能回来……并不确认我是不是该有这样的感受。”

“我知道。”

而当寂静再一次填满韩吉头脑中的沟壑时,她感觉有些事情终于回到正轨。

Tbc...


期末考完我又活了(^-^)V

下部分搞定小姑子三爷,话说之后会有假刀出没……妈耶据说作者有那么一瞬间想be来着,还好还好,结局高甜预警,俩人腻腻歪歪过一辈子多好

在经历了那么多后,这些是他们应得的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