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二章(1)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见(1)(2)(3)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180910


 

Chapter 2:Soaring Skyward 振翅翱翔


几个月后……

 

————————————


门铃轻响了一下,一个男人走进店里。

店主人好奇地观察着这位访客,注意到他军士装备下得体的穿着,精壮的身躯和虽小但遍布疤痕的手掌。男人走进屋内时跛着脚,虽然大多数人很难察觉到这点。

“今天我能帮您点什么吗?”店主人问道。

“我正在物色一对戒指。”

店主人意味深长地笑了。“我这里正好有您想要的。”

它们在晨光下闪闪发光,金黄细窄的戒身折射出的光芒让它们看起来如星子般闪耀夺目。这让男人联想到恋人眼底的那道金线——这有当他靠得足够近,近到无法自持时才会从那片翠绿中显形。

他抬手摸了摸衣袋。钱袋空虚的触感令人无法忽视。

“…你这里有什么银制饰品吗?”

但店主人早他一步行动,将戒指装进一个精致天鹅绒的小袋内,并将袋子塞入男人手中,它的质地摸起来时如此的雍容柔软。

“您买的话,长官,不用付钱了。”店主人低语道。

“但我坚持付款。”

店铺后台的门突然被推开,跑进两个小孩子,他们蹦跳着跑过木质地板,嘴中大声叫喊着,笑声明亮如日光。一位夫人靠在门廊处微笑着注视着他们,她隆起的腹部勾勒出希望的弧度。

“您早已经付过了。”

 ——————————————————

坐落在面包店后方的房子很小,但空间恰好。面包师傅和他的妻子都很友善,夫妇二人也很感激他们的帮助。有他们在厨房从未如此一尘不染。

利威尔更欣赏这房子的地理位置。艾伦说过他在总部的房子还没有被占用,如果他想回去随时都可以,但利威尔知道的远不止这些。

他的旧居挤满了亡灵——已故去的或未逝去的——他还没有面对他们的准备。

更何况他热爱烘焙。那些天际微亮的清晨,空气中弥散着的烘烤面包和面粉的香气,烤炉散发的炙热气息和面团在他十指下因挤压而越发柔软的触感。一开始他对这些完全不在行,但随时间的推进,他逐渐把握住其中的精髓。此外艾伦一直乐意做他的第一品尝者。

对利威尔来说,学习一门专注于创造而非破坏的技巧的感觉是奇异的。他对这一切豁然开朗,这也一定就是艾伦会将在训练营的时光匀出去做木工的原因。

木屑,或是面粉。它们甚至比水流更能冲刷掉污垢和斑驳。

 ——————————————————

当他回到家时艾伦已经在等他归来,眼中饱含着金子般的深情和不可言说的期盼。“还以为我得出去找你了,”艾伦微笑,将利威尔拉进怀里。他带着温暖的味道——一如既往地——手上沾有雪松的清香,还有些利威尔一直叫不上名字,但毫无疑问是属于艾伦本身的气味,这让他在将脸颊埋入对方的颈窝时不禁扬起嘴角。

“你以为让我断条腿是件很容易的事么?”

“关于这点,在您成功将自己的腿弄折后……”利威尔能听见他话中潜藏的笑意。

“死小鬼。”

艾伦的胸腔回荡着沉闷的笑声。

“我只是去采购些东西,”利威尔低声回答。“有些东西,我希望当我真正需要时,它就在手边。”

“哦?”艾伦拉开距离,眼中跳跃着狡黠的光芒。“我可以询问那是怎样的东西吗?”

“不行,”利威尔回绝道,脱下斗篷并系上了围裙。用来制作糕点的面团需要经过整夜的发酵。准备面团的过程让利威尔有机会隐藏脸颊升起的绯红。去他的艾伦和他那该死的笑容。若不是利威尔沉得住气,等不到这天结束,他就会面对艾伦单膝跪下了。“话说回来,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我以为韩吉会把你扣在重建区直到你失去意识才罢休。”

闻言艾伦脸色暗了下来。

“我从团长那里得到了新消息,”他喃喃着,整个人缩进一旁的椅子里,仿佛整片天空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肩膀上。“他们在远西发现了巨人,并且…他们需要帮助。韩吉队长想让我加入下一次的壁外调查。”

利威尔将碗放在料理台上,依次向其中倒入面粉、鸡蛋和盐。躺在他口袋中的那对戒指如同铅块般坠重,但艾伦对他此刻溺亡的感觉一无所知。“这是你想要的么?”

艾伦低头望向手中的信件,他无法抗拒命令,而利威尔将他内心的煎熬尽收眼底,两人在一起共筑的时间堡垒在逐渐崩塌,分崩离析的破裂声回荡在他耳中,让他难以呼吸。所有的,无数次艾伦在烛光中绘制草图的时光,他本以为那就是大海带给人的感觉。他从未觉得信件纸屑雪一般飘落在地板上的那种画面能如此刻般让人释怀。

但艾伦看不到利威尔眼中的那片海。他需要去追寻属于自己海洋。

“我想亲眼见证,也想了解外边的世界……我不想蜗居在墙内至死都不知道墙那侧到底存在着什么!”

利威尔留不住他了。艾伦不会坐以待毙的。

“跟我一起走。”

木勺从他的手指间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脆响。在哪一刹那,这声音没有想象中那般像利威尔组装刀刃能发出的声音。

“你可以跟我一起,利威尔。他们能借助你地力量,这样我就不用——你也不需要…”

利威尔被逗笑了,那笑声他自己听起来都觉得寡淡。真是生硬。“他们不会启用我的,艾伦。这点你自己清楚。”

“他们甚至不用成为知情者!你已经能走得这样好,并且你能骑马,而如果真有人留意到你的小腿,你大可用旧伤来搪塞他们这样他们就会相信——”

“但要是我需要跑动怎么办?或者假如那条腿折了呢?你可曾想到过这些?”利威尔尖利地反问道。

“我的位置,我的地位——人们指望着我来带他们回家,艾伦。在他们最需要我时选择欺骗他们?我做不到。”

艾伦沉默了。信件在他手中轻颤不止。

“那么就告诉他们,利威尔,然后只需……”

利威尔弯腰拾起木勺,拿着它走到水池边。水流打在手心的感觉分量十足,但他能承受这份重量。

而艾伦按在他肩膀上的双手的力度,他无法承担。他一直无法承受。

“跟我走吧,利威尔,”艾伦喃喃自语着。他将额头紧靠在利威尔的发顶,鼻子轻轻扫过他修短过的黑发,温热到发烫的鼻息略过利威尔的后颈。“我知道自己很自私,毕竟你很抗拒这件事。你不用为特战小队而来——三笠能应付他们。不要为职责,为义务回到兵团。只是…为我一个人,留在那里。也让我因你的存在而驻留在兵团。”

利威尔对于有些人选择投海自尽的行为感到匪夷所思,尤其是当此刻他能如此轻易的溺亡在这片土地上。他深呼吸,伴随着进入肺部的空气,他放弃了抵抗。

“……我们何时出发?”

Tbc...


拖延症和三次元使我懒惰……

      一次次为艾伦妥协的兵长真是啧啧啧         ,这样下去你是会被上的(然而这篇是清水)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