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一章(3)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见(1)(2)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180910


chapter 1 (3)


艾伦第二天又来了,眼睑下带着苍白的阴影,边打着哈欠边走进病房。他的皮肤上似乎还残留着昨夜通宵工作时燃着的灯光。

“给您,”艾伦说道,递给利威尔什么东西。是一只袜子,一只经过裁剪和缝纫后没有后跟的袜子。它的针脚参差不齐,但却十分细密,以至于利威尔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他对此有些好奇,如果艾伦没有那异于常人的自愈能力,他的手在今早是否还能安然无恙。他解开绷带不带质疑地穿上了袜子。

那些质疑经过一夜的时间已被消磨殆尽。

“那条腿呢?”利威尔语气冷淡,挪到床边坐定。

艾伦的笑容里盛满疲倦,他从包裹中取出自己的杰作。

“我依据您的反馈,做了些必要的改变,”他低声道,将义肢立在利威尔眼前。它独自站立着——这出乎利威尔的意料。“现在底部低了些,并垫了衬垫,尽管如此我希望您会依靠侧面而非底部负担大部分重量。我减轻了前端的压力,并为您的膝盖着想,把它削低从而让侧面得以承受更多体重...试一下如何?”

“我有得选吗?”

“大概没有。”艾伦咧开嘴。

这条义肢…十分合适。尽管不是完全贴合,但穿得上,木头经返工后不再抵着他的骨头和伤疤,将地面的坚实感一清二楚地传达给他。

“想尝试站起来吗?”

“你究竟用了什么鬼方法让它站起来的?”

艾伦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关于这点,我有些特别的想法,”他回答道,又开始在包裹里翻找。他拿出了一套装备立体机动的绑带,第一次,利威尔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一套是属于您的,”艾伦嘟囔着,手法娴熟而快速地解开带子,“我做了些小的改良,用来更稳固地支撑脚踝和脚跟,但…我觉得这能管用。”

“你能想到这里?”利威尔问道。他的声音在自己听起来都有些陌生,但艾伦点了点头。还不错,他没有再说什么。

“您会试穿它吗?”

再度穿上绑带是件十分不适的事情。对利威尔来说,用一种已经很久没尝试过的方式行动,让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他一直将带子系得这么紧吗?身体不知为何缩水不少,而似乎它也跟着收缩,以便更好地包裹住他的灵魂。

但这束缚感再熟悉不过,就像是他一直向往着的第二层皮肤般贴合。艾伦辅助他扎紧脚踝处的搭扣,并检查双脚的绑带是否稳固。

利威尔抬起腿,那条义肢没有掉落。

艾伦露出一丝笑容。

“需要我…?”当利威尔将重心前移,义肢不稳地搭在艾伦脚上时,他的手臂颤了一下。疼痛瞬间顺小腿袭至大脑,随着断肢承受压迫的增大旧伤口不住地叫嚣着。再一次,这是怎样办到的?他用力将自己推起,身体蹒跚着直立起来。

艾伦全程目不转睛地看着,利威尔发誓,当他站起来那时对方脸上浮现的笑容比夜空中的星光更加耀眼。

全神贯注,抬起一只脚,踏出一步。

地面是坚实的,但他的双腿并不坚定——那里存在着过去不曾有过的脆弱。他的膝弯一软。

在利威尔摔倒在地之前,一双有力的手掌及时赶到,艾伦和缓地将他扶回床上。

“看来还需要改进,”年轻人喃喃自语着,飞快地解开那些皮带。艾伦注意到他的痛苦了吗?利威尔觉得他掩饰得很好。

“若仅是站立就这样痛苦,那也没必要做这一切。让我今晚再做些工作,明天会把它带回来的。”

之后他就离开了,留下利威尔头脑中奔走着无数思绪。艾伦也许将这件事看作败笔,但对利威尔来说,这绝不存在任何称得上失败的地方。

他刚刚站起来了。

 ——————————————————

当敲门声在翌日明亮的清晨早早响起时,利威尔已经准备好了。

他打开门,而艾伦就在那,等待着向他问好。对方脸上的表情千金难觅。

“利威尔,你…?”艾伦看到清空的床铺,病房正中的椅子和房内被预留出的空间,双眼写满了惊讶。

“你带它过来了?”利威尔问道,嘴角挂着再明显不过的笑痕。“我可真的受够了单脚跳这种破事了。”

艾伦展颜一笑,扶着利威尔到椅子上坐下。当他将义肢从包裹里取出时,利威尔呼吸一窒。

“我…手头有些空余时间。”

义肢的内侧被精心雕刻上了飞鸟翱翔的图案,那上面它们正扑打着双翅借盘旋入云的东风扶摇而上。

“艾伦,”利威尔轻声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

艾伦摸了摸后颈的细发,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就是最近这段日子,自从兵团再次出征之后吧。”

利威尔怔住了。艾伦留了下来?

“试下吧,士兵长,”艾伦迫不及待道,将利威尔拉回现实。

在艾伦将义肢递给他时,二人的手指轻轻擦过,利威尔强迫自己不去回味对方的手指有多么柔软,又有多么温暖。

再一次,利威尔站了起来,但这次,他不再颤抖。

 ——————————————————

他们每天都在进行复健,但过程过于残酷。时间并没有给利威尔的身体另开捷径,康复漫长历程令他整夜疼痛难忍,肌肉酸软到几乎无法移动。利威尔所踏出的每一步都需付出一定代价。

但他在前进。

他们每天都在进行复健,而艾伦的耐心永无止境。他不知疲倦地辅助着,目光锐利地挑剔着作品的任何瑕疵,并抽丝剥茧般层层完善着它。每当利威尔因自身的虚弱和痛楚而愤然时,艾伦只是听着。他跟随着利威尔走过每一步,伸着手臂,扶正他每一步的蹒跚,接住他每一次的跌倒。

而当利威尔的手掌在他手中停留时间过长,他也不会主动提起。

他们每天都在进行复健,利威尔也看到了改变。当练习的成果积累了数周,他走路已不再摇晃——尽管跛脚的问题将伴随他一生。能行走的距离变得更长,他落下的脚步也越发稳健,直到这一天艾伦陪着他在医院内散步,感受时间从指缝中流逝的同时随意聊些有的没的。

“多谢你了,”利威尔小声咕哝道,在经历了一下午的复健后,默许着艾伦扶他回到病床上的行为。

艾伦有些摸不着头脑。“是因为那条义肢?”

利威尔抬眼盯着他。

“…也包括那个。”

 ——————————————————

“跟我来。”

这是这天清晨当利威尔打开门后从艾伦嘴中迫不及待蹦出的第一句话。

“今天我想尝试些新东西。”

利威尔顺从了他的意思,在去往途中一只手始终安稳地搭在艾伦的肩胛上。

“我们要骑马?”当他们来到马厩时,利威尔警觉地开口。

艾伦回头望着他微笑,这让利威尔的脸有些发烫。“差不多,”他回答道,“不过我确保昨夜从基地把属于您的马牵了出来,我认为这样您大概会同意的。”

“你觉得自己无所不知了是不是?”利威尔发起牢骚来。

“不是无所不知。恰到好处而已。”

他们的骑行十分小心,但却快到足以使利威尔记起自己有多想念这种感觉——这种速度,这种微风拂过唇畔以及阳光洒在脖颈上的感觉。利威尔突然意识到,他所想念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像是雨后青草的芬芳,回荡在耳中自己悸动不止的脉搏,渴望战斗的念头,那种自身存在有意义的感受,有目标的感受。

自己已经很久未曾感受到这些了。

现在他跑在自己前方,发丝在阳光照耀下流泻出金色的光辉,在他将将触手不及的地方挺拔而骄傲地坐立着。

他们在一片小树林前停下马。前方低矮的树枝上挂着两副早已恭候多时的立体机动装置。

利威尔腹中一阵翻滚。

“不,不,艾伦,别这样,”利威尔回绝着,同时掉转马头。也许他能在回到内城之前保证自己不摔下马。“这不可能的。”

艾伦眼中有光芒在闪烁——那光芒在他套上自己那套装置时顽皮地不住跳跃着。

“怎么了,士兵长?”利威尔不再说话,他沉重的担忧紧压着舌头。“怕我胜过你吗?”

“凭你也想,”利威尔猛地驳斥道。他从马上翻身而下,膝盖落地,在毫无帮助的情况下缓缓起身,直到自己燃烧着的目光与艾伦对接上。

“拿我的装置来。”

艾伦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然而利威尔的自信在他们准备开始时再度跌至谷底。

艾伦如一支箭般飞离地面,兴奋而狂喜地大声呐喊着,但利威尔迟疑了,拇指按在扳机上,焦虑感在体内抓挠着他的神经。

艾伦落在他身前几米处的树枝上。

“来呀,士兵长,”艾伦呼唤他,仿佛这样做过千百遍般向他伸出手臂。他本可以再站得远一些。“您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还有多少是他已经遗忘的?

 ——————————————————

最开始几次操纵是最艰难的。从何时起,这些对他来说得心应手的事情变得如此生疏?现在的每一次移动都需异常小心。这令人难以接受,利威尔能够感受到自己失去了些曾经牢牢掌控的东西。失去了自由的感觉。

这也正是他恐惧的根源。“你满意了吗?”利威尔对着阴影处喊道。他已经受够了。脚下的树枝因艾伦下落到他身侧而轻轻颤动,对方的钩锚嗖的一声直插入树干。

“真要我说心里话,”艾伦低声道,“不够。”温热的手掌轻落在利威尔的肩膀,诱发一阵直达尾椎的颤栗。“你还对我有所保留,利威尔。”

不是士兵长。利威尔。

利威尔的拇指猛地按下扳机,在装置的咆哮声中,他飞向开阔的高空。

 ——————————————————

当他像这样飞翔时,从来没有多少思考的空间。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简单而本能——身体的每块碎片都无比完美地完成了动作。利威尔翱翔在高空,用艾伦从未肖想能演示出的急速回旋刀法切割开空气,他的身体因每一次力量的释放而尖叫,因这他已渴望了不知多久的高度而沸腾。他几乎能听到手中的刀刃在雀跃地低歌。

这就是了,这就是他夙兴夜寐而不得的感觉。每个动作,每次折身,放钩和旋转,每一秒痛觉神经,血液加速和生命所带给他的感受…

这并不完美——离完美还太远——但已经足够了。

艾伦在终点处等候着他。

“我等这幅风景太久了,”艾伦喃喃自语着。他的双眼被一种利威尔从未见过的东西点亮,熠熠生辉。

利威尔带着得意瞥了他一眼,身体仍如飞羽般轻盈,“看到你想看的了吗,耶格尔?”他难得揶揄道。

“是的,我真的看到了。”

利威尔的心提到喉咙处,堵住了声音。当艾伦走到他身后时,利威尔感觉他的皮肤燃起一层火焰。

“你飞翔的样子不知多美,利威尔,”艾伦在利威尔耳后吐息道,话语包裹住耳廓,无比温暖。

说句发自心底的想法,利威尔从未想过自己能再度起飞。

但当他转身,拉过艾伦的唇畔贴上自己的那刻,利威尔感觉有双翅膀在他身后缓缓展开。

Chapter 1. End .

 

 翻到最后我的少女心扑通扑通的,maya我要被艾总圈成脑残粉了

几年后当艾伦逐渐成熟,二人的相处中关系主导者的反转真的不能再戳我,利威尔教你如何错误地养成一只变异忠犬

此处分享一首歌:《Blackbird》: http://music.163.com/song/5052769/?userid=358295148

歌词套用在本文的兵长身上不能再贴切:

Blackbird singing in the dead of night
黑鸟在深夜中嘤鸣
Take these broken wings and learn to fly
挥动着破碎的双翼,学着怎么飞
All your life
你用尽一生
You were only waiting for this moment to arise
只为等待展翅高飞的一刻

……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