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一章(2)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见(1)

原文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180910



chapter 1 (2)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艾伦没有再来过。

利威尔唯一的拜访者是来这里值班的护士们——利威尔对此很是满意。他不想再想起艾伦,韩吉,他的小队。他的过去中潜藏着太多游荡的亡灵。

或许他也是其中的一员。还没有死透,但已经无法再与生者进行交流。

时光缓慢地流淌着,但他带给护士磐石般的要求——禁止探访,不论何种情况,违者格杀勿论——看起来似乎起了些作用。所以当门再度开启,艾伦走进来时,利威尔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他更没有准备好面对艾伦扔到他大腿上的木雕。他用了一些时间来消化,手指拂过手中的木制品——它起伏不平的线条和粗糙的边缘——这条义肢,直到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这东西看起来糟透了,”利威尔低声抱怨着,拇指划过义肢的后跟,感受参差的木刺扫过他的指尖。

艾伦瑟缩了一下,但强作镇定地耸了耸肩膀,脸上毫无波动地回答:“好消息是以后我会经常练习这门技艺的。”

利威尔皱眉,“这不关你的事。”

“为什么不?”

因为我不想你插手。因为这是我应付的代价,而我也不会去抵抗它。在经历了如此多的鲜血之后,我不配再行走在这个世界上。

“因为我不会需要它的。”

“您当然需要,”艾伦低声嘀咕着,“您不打算再度行走了吗?”

“你是瞎了才看不出我已经厌倦了吗,艾伦?”利威尔质问着,双手用力砸在大腿上。木制义肢因弹力摔下床铺,咔哒一声掉在地上。“还是我打过的仗还不够多?我已经受够战争了。我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艾伦直视着他,“所以说您放弃抵抗了。”这并不是个问句,也不需要变成疑问。

答案昭然若是。

艾伦一言不发地拾起地板上地木雕,转身离开病房。

—————————————————— 

一周后,艾伦再来探访时,那条义肢有了新的进展。

利威尔盯着它——有些恼怒地——当艾伦手拿木雕进入病房时。这个东西与上一次相比有显著不同,它的线条更加流畅,边缘也趋于圆润自然,而且雕刻进展由脚踝延伸至基本整条小腿。

“我需要收集测量数据,”艾伦冷静地陈述。他站得很稳,并没有在利威尔凶恶目光的怒视下退缩。

“那你见鬼去吧。”这是利威尔的回答。

艾伦估摸着小心向前迈了一步,接着第二步。

“或许现在我是被截肢了,艾伦,”利威尔低声威胁着,“但我依旧能踢得你屁股开花。”

“此时就不劳烦您动手了。”又是一步,利威尔能清楚地察觉到随着艾伦的步步逼近,对方头脑里飞速运转着的战术分析。他暗自捏紧了双手。

“以后有的是时间。”

利威尔对艾伦的突然袭击早有准备。他轻而易举地躲避了对方的拳头,虽然动作仍稍显迟滞。但艾伦的其他举动却令他始料未及——对方整个人呼的一声趴在了他的腿上,腹部紧贴着他的膝盖,并且无论利威尔使用何种方式都无法将艾伦从身上掀开。

“从我身上滚开你个混蛋!”利威尔咒骂着,“如果我的另一条好腿血液循环不畅,那帮医生会把它也截掉!”

“这用不了一会,”艾伦轻笑着化解了利威尔想摆脱他的一切徒劳尝试。他将木雕摆在利威尔的小腿边,双眼仔细观察着,关注点不在骨头显露处,也不在那突然塌陷的床单上,而是谨慎测量着他需要牢记在心从而将义肢做得更好的那段距离。当测量结束时,他快速起身,躲过一记重击,然后落座在角落处的椅子上——从始至终带着洋洋自得的微笑。

利威尔积了一肚子的怒火暗自翻滚不休。

当艾伦注意到这点后,他笑得更灿烂了。“如果您想要将我踢得屁股开花,士兵长,”他假笑着从衣袋中拿出一套凿具,“您得先抓住我。”

说完这句,他开始了工作,一点点从木雕中心上削下尖而厚的木片。每一次下刀前,他都会先转头观察利威尔的腿,紧皱眉头,抿着嘴仿佛在思考什么难题,之后他移回目光,继续削去边缘,挖空内心。他安静而沉寂地工作着,双手缓慢将木头打磨到直至他满意的程度,利威尔也一言不发地看着,同时思考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如此辛苦地去做这样浪费精力与生命的工作。

当艾伦离开后,利威尔从床沿探身出来查看地板,它必然被艾伦弄得一团糟。这就是艾伦,这个男孩一直将自己折腾得乱七八糟。

然而地板洁净如新。

 ——————————————————

“利威尔。”

那条义肢完工了。

艾伦这次的工作成果可谓实现了自我超越。这不是利威尔的腿,但确确实实是条腿,而且它上过油的表面在窗外窥入的午后阳光的照耀下隐隐闪烁着微光,为冰冷的病房点缀了些许暖意。义肢的脚部现在也能看出是只脚了,不像艾伦第一次带他来时那样粗制滥造。他着实是在进步的。

也真是太浪费了。

“拿开。”

“只是试穿一下。”

“拿走。”

艾伦向前几步跪在了床边,但利威尔把头转开了。他深知如果他此时低头的话自己会看到什么——这些年的磨砺仍未软化艾伦固执得可怕的性格。他能感受对方燃着火焰般的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士兵长。”

“我说了我拒绝,”利威尔厉声回应。

“我不能认同您的决定。”

当艾伦伸手将利威尔的腿拉至床边并离开床铺时,利威尔选择沉默。当艾伦一圈一圈用手指解开缠绕着空气的布料,让他的小腿显露得越来越多时,他只是望着窗外。他望着远方高空中盘旋的飞鸟——当艾伦彻底揭开那堆绷带时;他抖了一下——并没有多疼——而是因为温热的手指在术后留下的疤痕上方久久地抚摸着。

“您会试穿吗,士兵长?我不会逼迫您。”

利威尔伸出他那条腿。“就做你想做的。”

义肢并不合适。接口处完全不贴合,它显得太浅也太窄,而且木头不适地挤压着他的骨头和伤疤。这错得离谱,为什么艾伦执意做这件事?他还没看出利威尔的归属地就在此处吗?他的这具身体将是他永远无法逃离的囚笼。

“哪里觉得疼?”

利威尔没给他好脸色。“前端,底部。穿在膝盖的部分做得太高,而且穿着太紧了,尤其是在...”

他无法将其称之为截端,所以他咽下了那个词语。艾伦点点头:“我觉得我能调整好。”

利威尔看着艾伦坐回椅子上,拿起工具,将垫布铺在地板上。他目睹对方毫无伤痕的麦色手指划过木头表面,娴熟而精准地挖深雕刻的弧度和中间的空洞处。利威尔从未对他抱过什么希望。艾伦一直以来就是愤怒与暴躁的代名词,是团熊熊燃烧但命不久矣的烈火。利威尔从没想过艾伦能坚持到最后——艾伦还没熄灭,但利威尔对此事的真伪无从得知。和平年代正一点点改变着他们,这似乎也是个能扑灭心火的可行方式。

当艾伦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后,他再度跪在利威尔身前,展示着他刚修整过的义肢并示意利威尔穿穿看。利威尔随了他的意愿。同时感受着脚下坚实的地面和遍及各处的痛感,他摇摇头。

“还是不行。”

艾伦拿起义肢。“那我需要找些不同种类的工具来。”他起身收拾了带来的东西后准备离开。

“艾伦。”

青年止住了步子。

“你做这些的理由,是什么?”

艾伦闻言转身注视着他,而利威尔直直望入他的双眼,那里此时不再燃着火焰,只剩一片毫无杂质的翠色。

“您曾是属于天空的,一度如此,”他低沉地回答道。

然后便转身离去。

Tbc...

很好从此往后都是治愈剧情,顺便带一句原文HE

因翻译错误出现的任何误解,欢迎太太们指导并在此致歉

已被艾伦撩死,勿救……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