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云云

杂食向摸鱼能手,不定期产出,不定期爬墙,接受外圈合理安利OvO

【授翻】Blackbird 黑鸟 第一章(1)

Blackbird

by:inkshaming

翻译:无所云云

授权图:
原文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78642/chapters/10180910


当战争终于结束而巨人沦陷之后,人类开始迈出他们越过围墙的第一步...

...将人类最强遗落在他们身后,迷茫、破损的独自愈合致使他失去下肢的伤痛。

他或许会保持这种状态直至永远,如果那个有着翠色眼眸的士兵没有那般固执地坚持对他百般呵护。




Chapter 1: The Echo in the Aftermath 战后余响

利威尔一直认为这场决战会终结他的生命。

虽说他从未想过情况会变成这样。

这本应是件眨眼间的事。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就像利威尔班或埃尔文曾经历的那样。他从未耗费时间去想象会有什么不同,但利威尔一直认为他最终会冲入一道刺目的闪光,将自己困在一种他会奋不顾身闯入却无法从中脱身的局面里。

然而取而代之的是,他静坐在这里,望着床边窗外的风景,感受死亡在缓慢吞噬着他的生命。

准确的讲,他的一部分,静坐在这里。

 ——————————————————

欢迎他们凯旋的纸屑用了数周的时间才被清理殆尽。

直到现在,他还能看到散落在排水沟边的绸纸的痕迹,它们因近期的几场雨水冲刷而略显褪色。当调查兵团从决战归来并准确表示对倒塌墙壁的哀悼后,街道持续几周被色彩和嘈杂所充斥。兵团所带回的人类失而复得的自由是最为璀璨的成绩——人们沉浸在这突然的安全感、安逸感、

乃至希冀感之中。

利威尔对自己能找到藉口摆脱庆典而感到高兴。当时的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离奇,像那个不需要很多与他并肩战斗的人的牺牲就能实现的自由的概念。埃尔文、米克、佩特拉、衮达、奥路欧、埃尔德、法兰、伊莎贝尔,数也数不清的名字。他以一位英雄的身份被迎回家园,双手却沾满了擦拭不净的鲜血。从他清楚知晓战争胜利所需付出的代价时,成功就不再像它应有的那般甜蜜。

所以当他的脚踝不肯痊愈时,利威尔甚至有些开心。这是件好事,他对自己说——像之前的所有战役,所有盛会,所有典礼,他都不想去面对。他需要的是一些时间,去休养和恢复。天知道这些年来他怎样折磨透支自己的身体,而他的脚踝不管怎样准备就此给出回应。它最终,也恰好在这场决战中折断了。在经历了几日的简易包扎和拄拐后,他终是允许自己到医疗队疗伤,去上个夹板,又或者打上石膏。休息几周。休养生息。

它本不应受到感染。

事情本不应变成这样。

但他的脚踝被感染了。医生挑出了里边断骨的碎片,但那为时已晚。伤口拒绝康复——它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结局是,利威尔没有被战争打倒。他最可怕的敌人从不是巨人。

而是他自己。

 ——————————————————

手术过后,利威尔禁止访客入门。

护士们不喜欢这样,但她们一个接一个的妥协了。一切要求见他的人都被礼貌地拒之门外。韩吉为此大发雷霆——利威尔不止一次听到他们的吵闹声从大厅的另一头传来,但他的决定从未改变。

而后在一次他们利用立体机动从隔壁房间破窗而入后,禁令就将他们隔离在了更不能造成威胁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他偏爱安静些。如果他能控制的话,除了睡觉之外他几乎不想干什么——睡眠能帮助他遗忘。

在梦里,他仍旧正常。

仍旧完整。

 ——————————————————

百叶窗在一声轻嘶中被拉开,利威尔猛地睁开了眼。

“早上好,利威尔士兵长!今天感觉如何?”

利威尔将自己从枕头上支起并瞪了那个活泼的小护士一眼。这是张生面孔,那么她八成是新来的。“情况稳定,”利威尔回答道,“极少量出血,没有组织坏死的症状,没有炎症前兆,没有不可忍受的疼痛。”在近一周他会加上对最后一部分描述——他真的恨极了止疼片。“我会马上清理伤口,你可以将所有东西放在床边。”

“很高兴听您这样说,士兵长,”小护士微笑道,“我会确保您得到所需的一切。早餐马上就好。”

“还有请保证回绝一切访—啊。”门已被猛地关上。

 ——————————————————

当门再一次开启时,来者并不是那个护士。

“艾伦?”利威尔嘶声道,将他的黑发,翠眸和温和笑容尽收眼底,同时退缩了一下。

“您好,士兵长,”艾伦小声问候道。他很聪明地没有带花来。将护理伤口的药物放在床头柜上之后,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我听说您感觉并不适应。”

“我告诉医护人员我不想要访客,”利威尔低吼着。该死的垃圾护士。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艾伦回答,手指不好意思地梳理着头发。“事实上,我是通过实践得知这点的,大概有过一两次吧。我感觉今天得再试试我的运气如何——然后我就在这了。”

然后他就在这了。健康、快乐、完整的,尽管利威尔知道艾伦的伤口给他留下了不同的伤疤。他又长高了吗?利威尔消磨掉的时光已经足以洗刷掉让他分辨出他人些许变化的熟悉感。岁月改变了艾伦,磨利了他的棱角,结实了他的线条。他不再是那个被地牢锁链束缚的什么冲动小鬼了。

“现在你在这,”利威尔没好气地赞同着,“满意了?”

“并没有很满意,”艾伦回答道。

他当然不。

“您最近过得怎样,士兵长?”

利威尔最近过得怎样?利威尔不确信他还能感受到什么。病房中流逝的日子是空洞乏味的,正如同他此时的状态。

“我住在一间医院里,”利威尔语气生硬地答道,“你觉得我最近过得怎么样?”

“我就担心您说一些类似的话,”艾伦小声嘀咕着。

“至少我还没死。”

这与利威尔想承认的比起来更像是一个谎言。

“...为什么您不想要别人来拜访您呢,士兵长?”

“我很累,艾伦。也许是因为我想要享受些该死的和平和安静,你有没有想过这点?”利威尔反问道。

“我想到过。”说这句话时,艾伦的声音听起来比城墙本身还要沧桑。“我们都累了,但我们中没有人从这个世界上凭空蒸发。您为什么不想再看见我们?”

问题不是我不想见你们。

“为什么呢?”

而是我不想被人看见。

“是什么让你对我的私人生活这么感兴趣?”

“您是我们的伙伴,”艾伦急切地回答,双手大力扣住床沿。“您对我们来讲是十分重要的人,我们都很担心您。佐耶队长他们已经连续几周坐立难安,还有整个特战小队,他们都焦虑地等待着您的回归。这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得到处理——我们需要您。”

“这样的话,你们最好快点适应这屎一般的状态,”利威尔嘲讽道,“什么让你们如此坚信我一定会回去?”

艾伦闻言震惊到无法掩饰:“您不回来了吗?”

利威尔话音刚落就恨不得将其收回。他沉默着移开了视线。

“士兵长,”艾伦用轻到几乎盖不住呼吸的声音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利威尔感觉艾伦的视线仿佛凝聚出了实体,当他扫视他的全身时,对方目光中深刻的关切给他带来实质的触感,他如同在描绘遥不可及的地平线或是一直魂牵梦萦的大海一般,将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刻进脑海中。

利威尔察觉当艾伦端详着床下端剩余部分的轻薄床单时,他在思索这层布所盖住的部分是什么。

艾伦猛地瞪大了双眼。

他抽气道:“您失去了...?”

“滚出去,”利威尔低声咆哮着。

于是艾伦离开了病房。

Tbc...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姐姐,以下是个人的一点想法

全文一万单词左右,不长但故事饱满而完整,能看到利威尔对艾伦的感情随对方一步步主动进攻而逐渐软化,消融成一潭春水。

表白作者太太,我是第一次看amputee这个题材的艾利,本来是很抗拒身体不完整的兵长,但在二人的互动中我看不出一点违和,甚至和故事中的兵长一样一点点接受了失去小腿的事实。故事除了开头有点虐心剩余都暖甜暖甜的,第一章是艾伦教你如何攻略丧失信仰的上司,第二章开启老夫老妻模式。

有时间一定要看原文!看原文!看原文!原文词句斟酌超级赞!翻译完看着中英意境对比的我哇地一声哭出来。

阅读过程中感到什么不适都是我的锅。

比心


评论(6)

热度(115)